【我这十几年 】 (连载至第11章)

  • 时间:
  • 浏览:1105
  • 来源:肉文吧

(一)失败的新加坡

  去年回国前GOOGLE大连性息发现了这里。这里的大多数文章都很真实,

不像看黄色小说那么空洞。很多有感情的东西在里面让我看了有同感,也很

  感动。潜水一年多,一直没有写什么东西因为自己文笔太差,还有就是懒。

最近可能要回国不在回岛国,而且现在空闲时间较多,终于下定决心把自己

  这十几年的经历写出一点,免得日后遗憾。

  从小学到高中都没真正交过女朋友,对男女那点事从来都是似懂非懂。我5

岁上的小学,那时候法律规定儿童6岁才能报名上小学,所以我父母改了

  我的户口年龄,现在我的身份证和护照年龄都比我的实际年龄大一岁。学校

里同学一般都比我年纪大,加上我小时侯长的又瘦又小,很多女生喜欢把我

  当小弟弟看。班上和同年级的干姐姐认了不少,女朋友却没有一个。初中的

时候有一个关系要好的女同学叫琳琳。,当时我发了疯的似的暗恋着另外一

  个女同学丽,却从来没对琳琳有过过分的想法。每次下课和中午的时候我俩

就跑到教师最前面的窗户旁边站一边聊天一边着看着操场上其他人活动。她

  总是站在我后头紧紧的贴着我,我那时就感到她的一对酥胸顶在我的胳膊肘

或后背上蹭来蹭去,现在回想起来她的最起码是CCup。我每次被她搞的小弟

  弟硬硬的,害得我打上课铃的时候要弯着腰回到座位上,怕其他同学看到我

下面的小帐篷。有一次夏天我和她中午午休的时候跑去游戏厅打街霸,我清

  楚的看到她跟本没带文胸,两只乳头是黑黑的,当时真有把手身进去握一下

的冲动。上初三的时候开最后一个圣诞晚会,我喝的迷迷糊糊的当着全班同

  学和老师的面亲了她脖子一下,直到现在我都还记得琳琳当时闭上眼睛,微

微张开嘴的表情。放寒假的时候有一次琳琳来我家找我,那时我几乎天天都

  在家呆着,不巧那天却跑出去和院里其他男孩去踢球了。她开学的时候用一

种失望的口气对我说那天在我家门口等了好半天,让我懊恼不已。我经常想

  如果那天我在家的话,是不是会和她发生些什么呢…

  破处男身的时候我16岁,没有什么可回味的。当时我在新加坡,最好的朋

友是一个台湾人,一个印尼华侨,一个泰国华侨和一个小日本。他们在性

  方面都比我有经验,经常给我讲和女孩做爱的时候怎样怎样,听的我鲜血喷

张却无处发泻。那次我们在老巴萨买了一堆好吃的和几瓶虎牌啤酒回到那个

  印尼男孩家里看毛片,我那台湾哥们几瓶啤酒下肚后说妈的受不了了,咱们

去发一发炮弹。尽管我很不好意思,但大家一起哄,就跟着一起跑到芽笼(

  新加坡的红灯区),胡里胡涂的把第一次给了个泰国妓女,都说第一次很快

就出货,我那次太紧张,到最后都没能射出来。

  我们几个里最能泡妞的就是那个小日本——小仓聪。他从不泡别国女孩,专

门泡日本妹,有一次我们走在乌杰路上看到两个女孩拎了几个大包,他

  老远看见就对我说那几个包很贵(那时候我对LV,Gucci之类的名牌

一窍不通),看她们打扮一定是日本女孩。于是他就做过去和她俩搭擅,真就约

  其中一个女孩和他晚上去酒吧,之后就回她酒店把她给干了。第二天他对我

说很多日本女孩在大学毕业以后都出国旅游,因为开始工作后压力太大,不

  会有那么多机会出国旅游,放松自己。而她们出国的目的除了扫名牌,看名

胜,就是为了性爱,试和日本男人以外的外国男人做爱的滋味。后来我在岛

  国和3个日本女孩的经历证明了他那时候说的还真是有道理。

  在新加坡有过一个女朋友,是个印尼华侨,长的很小巧可爱。那时候我俩总

坐在组屋的楼梯过道里或在我家互相抚摸,可她从来也不肯真的做些什

  么。她的一个好朋友喜欢我,但我对她一点兴趣也没有。有一次她半夜来我

家找我,让我陪她。由于我和另一个男孩合住一个房间,所以我们就在楼下

  的儿童游乐场坐了一晚。她当时抱着我狠命的吻我,抚摸我,把我的手往她

的Bra里放,可我却一点兴趣也没有。折腾到快天亮了她问我能不能去我家,

  结果被我送到巴士车站赶走了。这种让我后悔的事做过很多次,到现在也改

不了。

  在新加坡混了两年之后我回国了,从那时开始拉开了我性福生活的大幕。

             (二)第一次性爱

  打了一大篇粘贴到论坛上才那么一小块,当时我就对Hardick,怀念

刘关张,当然还有米娜等人有如涛涛江水连绵不休了!!!

  继续接着上篇说,在新加坡混了两年,结业拿了一个大专文凭回到了国内。

最大的收获就是跟个几个狐朋狗友学的满腹的泡妞的理论知识。没想过

  自己的前途该怎么安排,光计划怎么把泡妞的理论付诸与行动了。

  回国的第一件事就是学车,和咱们许多兄弟一样,我最大的两个爱好就是女

人和好车,来爱尔兰9年换了10辆车,如果不是这次考爱尔兰警察阴沟里

  翻船——5轮笔试,3轮面试全过,体检血压有点高,把我拿下了,极度郁

闷中。我还有一个月我就开上我从英国订的宝马325了。有点跑题了,呵呵…

  巧的很,学车的时候和我初中的一个同学一个班,她叫晶晶。,念初中时不

是和我一个班的,但也挺熟,那时候我在我们学校出了名的能讲能泡,经常

  下午自习课的时候别的班级都一片寂静,唯独我们班一片人听我穷泡,不时

爆发出一阵狂笑。晶晶是我们学校公认的校花,人张的漂亮,家里条件好,

  社会关系也挺复杂。所谓复杂无非是社会上的小混混天天围着转,就是我们

那时候嘴里说的认识人多。老师同学都知道她是我们那时候学校的女五霸之

  首。有幸上榜的五个人都是公认的美女,被称为五霸是因为校内的混混她们

都很熟,校外人员她们也都认识。当时觉得很酷,现在想起来真是可悲可笑

  。

  她当时有男朋友,他是我同班同学。那男的长的一般,家里有钱,也是个混

子,念书的时候我们关系很一般。从新加坡回来由于和晶晶一起学车,

  大家一来二往也就走的近了了。我和他们两个人相处的不错,经常一起出去

玩,吃饭喝酒唱K什么的。他俩整天给我张罗找女朋友,我也没太往心上去。

  刚回国的时候有那么一点点的不适应,心里也有点失落。在新加坡的时候和

那几个哥们处的非常好,离开的的时候大家都洒下了几滴色狼的眼泪,加上

  我那个印尼女朋友时常给我写信,总让我对在新加坡的时光非常怀念。

  我和她的关系发生变化是在学车快要结束的时候,有一天她跑到我车上来找

我,跟我说等学完了她男朋友来接她叫我和她们一起走。当时我车里的

  老大(一个车里年纪最大的学员)坏笑着对我说哥们的女朋友你也沟引哈!

她当时听完了甜甜的冲我笑了一下,那笑容分明是一种幸福的满足的笑,看

  了我心里也有了种异样的感觉。后来我对她的感觉就总觉得很别扭,可她却

总大大咧咧的什么话都说。有一次我记得清清楚楚在我们开车路过港湾广场

  的时候我们开了句什么玩笑,她对她男朋友说,你不觉得他暗恋我么?(指

我)她男朋友回了一句:我的朋友有几个不暗恋你的。我当时尴尬极了,手

  足无措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却顽皮的看了我一眼,就微笑的看着车窗外,我

当时恨不得从车上跳下去。回到家了才意识到自己真的是有点喜欢上她了…

  尽管当时一再告诉自己朋友妻不可欺,但这道所谓的道德防线在性爱的面前

是那么的不堪一击。那一次我们一起出去吃饭,大家喝的都很高兴。散

  朝了以后我刚进家门电话就响了起来,我一看号码是她,心里马上就开始狂

跳起来。我拿着电话做贼一样的躲回自己的房间。镇定一下接了电话我还不

  知道该说什么好,磕磕巴巴的说" 哎…是你啊…有什么事么?" 她在电话那

头叹了一口气说:" 我找你你不知道什么事么?" 我又磕磕巴巴的说:" …啊

…不

  知道".她语气沉重的一字一句的说:" 我喜欢你" 我当时就有感觉她要那么

说,可真的说出来了我却不知道说什么好。沉默了半天我开口:" …啊…我…我

  我" 我了半天又没说出个所以然出来。到最后还是她说:" 我明天去你家找

你,咱俩谈谈:" 我说好,就把电话挂了。当时没有兴奋的感觉,明知道她来了

  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我当时高兴不起来,心里很矛盾,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结果就这样觉都没睡好就到了第二天。

  她果然下午的时候就来了我家,还拿打包拿了午饭过来。我俩就这样坐在餐

厅里一起吃饭,没有几句话。吃完了她打破了沉默。她说她爱上了我,

  她和他早就要分开了,她姐夫对她也有意思,她爸爸不同意她和现在的男朋

友,她想和我…我当时脑子昏昏沉沉的没听清几句她说的什么。没等我反应

  过来,她的舌头就伸到我了嘴里。

  怎么滚到床上就不表述了。在我进入她身体的那一瞬间,一切的负罪感和矛

盾都化为须有了。那是我第一次没有带套,第三次和女人做爱,那种第

  一次没有隔膜进入女人体内的软软的暖暖的湿湿的感觉我以后再也没有感受

到过。她趴下了我的裤子,熟练的骑在我身上,手捏着我的小弟弟顺利的送

  到了她的身体里。我不到一分钟,就射了。当时我羞愧难当,她却弯下腰在

我耳边轻轻说:" 有这一次我就满足了…"

  可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在我俩第一次做完之后,他

男朋友伴晚就来我家玩" 红警".到现在我都坚信他是装傻,我整个房间里

  都是晶晶的香水味,可他却看起来什么也没察觉。几天后她就和他分了手,

分的很平静。听她说他没有问为什么,只是平静的分了手。她心里没有一丝

  的难过,和对他的挂念。在那以后晶晶就把全部心思都用在了我了身上。我

俩疯狂的做爱,我那时就像一个贪吃的孩子,在尝到了禁果的甜头一后就再

  也没法忘掉。我俩在车里做,在家里做,有空就做。我还记得我第一次羞羞

答答的问她说能不能给我口,她笑了笑退下我的内裤,张开樱桃小嘴就轻轻

  的含住了我的小弟弟。我仿佛感觉置身天堂,像女人一样的轻轻呻吟,哀求

她别停下,现在想起来真丢脸。那是…12年前。

  我们没有交往很久就分开了,其中有很多原因。第一我的父母都反对,说我

太小。爸爸不是很喜欢她,也知道她以前是我朋友的女朋友,对我做这

  种事非常生气。她也给我太大的压力,总说她这一辈子就托付给我了,她家

里怎么有钱,她爸爸说了要给我俩一起弄到美国。我当时才17,8岁,听了心

  里有点不知所措,而且对她的优越感还有一丝反感。我曾经送给过她一只马

尔吉斯犬,一只非常可爱的小白狗。我在家里养了它几天,我和我家里人都

  把它当宝一样,送走的时候我妈还哭了。可她养了几天就若无其事的打电话

告诉我说狗被她养死了,让我非常的愤怒。

  但我决定离开她的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我当时被家里人送到了外地读书,在

大学里遇到了娜娜。

              (三)大学生活

  由于从新加坡回国之后表现不佳,家里人决定把我送到外地的一所大学继续

学习。因为离大连比较远,我和晶晶渐渐的疏远了,由一天一个电话变

  成了互相之间不再有联系,而这段时间我在大学里也没闲着。如果说以前和

晶晶是羞涩的带感情的性的话,那从娜娜开始,我就完全的开始放肆的享受

  野兽般的性爱了。

  娜娜是安徽人,是我所有发生过性关系里长的最漂亮的中国女孩子。她一米

七的个头,身材匀称,长长的腿,翘翘的臀部。胸部挺挺的,不大不小

  却很有手感,就是英文里常说的HANDFUL。后来把她弄到床上了才发

现她的两个乳房大小不一样,在岛国又碰到过一个中国女孩也是都这样,但鬼妹

我从

  没见过有两个乳房大小不一样的。她化妆总是恰到好处,眼睫毛总是淡淡紫

色的让人看起来很舒服。

  在这里说句题外话,女孩子化妆很重要,咱们大多数女同胞们在这方面和欧

美以及日韩的女性比有差距,本来身材和像貌上就不占优势,穿戴化妆

  再差一点,真的没法看了。走在岛国的街头常常看见女同胞们穿着土里土气

的服装,眉头紧锁的走过,让男人看了一点想法也没有。我最铁的俩鬼头哥

  们都曾经毫不忌讳的跟我说:" 我们从来没见过长的漂亮的中国女孩,觉得

她们不是很有吸引力".我当时还嘴硬说那你是没去过中国,中国有大把的女孩

  子都是漂亮的不可思议!其实回了国看到的大多数女孩也没强到哪儿去。我

决没有瞧不起自己姐妹的意思,只是想鼓励女同胞们平时多照顾自己,在梳

  妆穿戴方面下下功夫,其实人长的怎么样,身材如何只占50% ,其它方面

都可以弥补,就算你长的再丑,穿的有品位,会化妆,仍然会让男人们觉得很吸

  引人。

  娜娜在学校里的时候总爱穿紧身的裤子和低胸的上衣,走到哪儿都让别的男

生看到挪不动步。和我一个寝室的老五就曾经和我一起走在娜娜身后看

  着她走路时左右两片臀部摩擦的样子,他看的眼睛发直,喉咙发干的对我说:

" 老大,你他妈的爽死了,我要能干她一炮死而无憾!?我当时颇为得意的

  想:你们也只能隔着衣服看了……

  娜娜以前在安徽有一个交往了好几年的男朋友,在性方面经验要比我丰富的

多。我这方面成手,完全是她调教出来的。她曾经一边埋在我两腿之间

  吸允我的小弟弟,然后抬头对我笑笑说:在我们那边女人给男人口叫裹条,

男人给女人口叫舔盘。跟她接吻的时候我每次都是腰后面感觉到两根筋都刺

  激的一抽一抽的。她的下面张的也是天生可人。很淡的阴毛,(这点像鬼妹)

只有粉红色的一条缝。和她做爱的时候,一边做抽插运动一边看着她完美

  的脸庞侧到一边,微微皱眉,轻轻咬着下唇发出让人消魂的呻吟声,真是让

人欲罢不能!那时只要在她身边下面就是硬的,一天干3,5次还不够,年轻

  人的体力就是好啊!唯一的缺点是有时候做活塞运动是她下面会发出扑扑的

声音,像放P。有一次发出了好大的声音,我俩停了下来笑的差点没抽筋。

  最刺激的是我俩经常在她的寝室做,我室的老三和她寝的一个女孩那时候好,

我俩总晚上跑女生寝室去睡,晚上就做爱,一屋子其它六个女生就天

  天听着我们的床轻轻的吱噶吱噶的响。不过因为大家处的都非常好,也没有

人介意。有一次白天我俩正忙忽的时候我抬头一看临床的上铺女生正看的津

  津有味。还有次老师查寝,我哥们蜷着藏近了一个小铁柜里,而我藏到了娜

娜临床女生的被窝里面跺在她身后。因为床边有帘,她拉好了,老师是男的

  也不方便拉开,就在外面问:" 谁在里面?!" 她说老师" 我是……" 就这

样躲过去了,现在想想真是回味无穷。

  和娜娜在一起的时光是快乐的,快乐的时光总是一逝而过。大一结束的时候

我们大伙在一起吃了最后一顿饭,然后去了的吧。早上我们就一起送她

  上了回安徽的火车。在火车开动的一刹那我哭了。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她。因

为他爸爸给她安排到了南京,而我爸爸则准备再把我送出国。

  在出国之前我俩总电话联系,她曾经问我能不能为了她不出国,我沉默着没

有回答。后来渐渐的也就失去联系了,那时候我不用Q也没有MSN,想想

  挺可惜,不知道现在是哪儿个男人有福在享用她?

  和她分开后出国之前的这段时间我又上了几个女孩,没有什么可以表述的,

就那么点东西,大家心里都知道。但在和娜娜交往中还有一个人让我至

  今难忘,她就是我爸爸朋友的生意伙伴。我叫她阿姨,比我大20多岁,一

米七多的个头,本来年轻是模特,30多的时候下海做生意了,也不知道她们那

  个年代的模特都秀些什么,绿军装?我暂叫她汪姨。她长的也非常漂亮,但

和娜娜不同,完全是成熟女人的韵味,各位别误会,我没有恋母情节,对年

  纪大的女性没有兴趣,只有她除外。

  那是我来爱尔兰前的圣诞节,我和父母跟一大帮他们的朋友到大连郊外的一

个度假村过圣诞。度假村就是一个别墅群,黄赌毒集中的地方。晚上吃

  完了饭,看完了俄罗斯鬼妹表演(都是鸡)。叔叔阿姨们都去打麻将,打滚

子去了。汪姨对那都没兴趣,我当时看好了她开的本田跑车,到了爱尔兰才

  知道本田思域酷贝哪儿算什么跑车。我跟她说能不能让我开出去兜风,她爽

快的答应了,但她说不放心,要跟我一起来。我当时根本没想到会发生什么

  ,只是对开车感兴趣。我俩就在大半夜在旅顺南路和大连之间疯狂的彪着车,

结果半途被一辆丰田大霸王给超了,当时挺郁闷,后来懂车了自己想起来

  笑了笑。汪姨的那辆本田充其量是1。8V- TEC,而丰田大霸王是直列

三公升引擎。虽然是MPV马力却比本田思域大的多。

  兜风的时候我俩就很随意聊天,就聊到了我女朋友娜娜。汪姨就问我俩平常

都做什么,我就绘声绘色给她讲我俩在寝室里的趣闻,当然就提到了性

  。然后的话题就再没离开过性。讲到后来她慢慢把手放在了我右手上(我开

自动挡车有个习惯,右手总放在档杆上面)。我也壮着胆子牵住了她的手,

  后来我就把车停在了路边。

  我当时趴在方向盘上,她引着我的手轻轻的放在了她的胸口,我当时的感觉

就是:真大啊!在我的手轻轻握住她乳房的一刹那,汪姨身体向后靠去

  并发出了" 啊" 的一声。如果我当时挺过去,放下车坐椅,退下她的的裤子,

我现在就不会有那么多遗憾了。可我没有那么做,毕竟当时还是太小。我摸

  着摸着竟开始觉得害怕,毕竟是我爸爸的那辈的朋友,心里总觉得别扭,竟

把手抽了回来,然后开车在她诧异的目光中开车回了度假村。后来在岛国放

  假回国的时候见过她几次。汪姨那时换了辆本田极品,车贴的膜大白天在外

面都看不见里面。我俩就开车在大连街上漫无边际的游着车河,她一边开车

  一边套动着我的小弟弟,说:真大,真硬啊……最后在中山广场人最多的地

方停车,她用嘴帮我给吸了出来,当时射在她嘴里的时候我爽的都要上天了

  。她的口功太好了,纤纤的手指轻轻的把玩着我的蛋蛋,嘴唇内侧紧紧的裹

着我的阴颈,舌头在我的龟头一圈一圈像蛇一样的来回缠绕……后来她又给

  我口了一次,但从没有发生过性关系。这应该是我最大的遗憾。

  后来就离开大连了来了爱尔兰,虽然在新加坡呆过,但觉得到了这才觉得是

真正的出国。,也开始了我上鬼妹的经历。

            (四)日本妹Suki

  99年来的爱尔兰,刚来的时候很不适应。大连虽然没法跟新加坡比,但也

是高楼大厦,夜夜笙歌。这里却一派欧洲小镇的风景,民风朴实,让我在

  刚来的头几个星期天天有想买飞机票回国的冲动。但是由于有在新留学失败

的经验,加上来自亲朋的压力,不得让我咬牙硬顶了下来。

  刚来的时候读语言学校,在学校里接触的最多的就是西班牙人,意大利人,

法国人。和当地人很少有接触,因为当时语言能力有限。拜读过怀念刘

  关张的大作,看的时候让我息嘘不已,深有同感。对付女同胞和对亚洲女性

那套用在欧美鬼妹身上是丝毫不起作用的。扮纯情,讲感情你可以洗洗睡了

  。鬼妹讲究的就是一个开心,玩的开心。男同胞在泡鬼妹方面我觉得都有待

学习。怀念刘关张的文章里叙述的非常具体准确,我就不重复了。

  尽管如此,我在爱尔兰发生性关系的的第一个外国人,却是一个日本女孩。

  刚去的时候我和我所在寄宿家庭相处的非常好,他们的小儿子在英甲的挪丁

汉姆森林少年队踢球,天天做梦能转会曼联。可惜他们生了三个儿子,

  一个女儿都没有,要不我就近水楼台了。刚来头一个星期寄宿家庭的妈妈帮

我在一家中餐馆找了份工作,当时很感激,但后来很后悔。如果当时我不在

  中餐馆打工,而是在鬼头店做,一定可以接触更多的鬼妹。在那间中餐馆里

工作的还有一个在这边大学读钢琴硕士学位的日本妹叫Suki。Suki长的

漂亮

  没的说,却不像日本人,黑黑的,大眼睛,我总讽刺她,也确实怀疑她是不

是菲律宾后裔啊。后来我见了她妹妹才坚信了她是日本人,Suki的妹妹百分

  百日本妹长像打扮。但她妹妹一句英语不会,再加Suki看的紧,让我没

发下手。

  在中餐馆打工几个星期后,就和Suki混的非常熟了,老板和其它员工都

是香港人,我和Suki反而更像是自己人。之间的话多了,玩笑和行为也越来

  越放肆。Suki一米六几的个,大屁股大胸,厚厚的嘴唇,一看就性欲旺

盛。有一天下班之前她跑过来跟我说和她一起住的日本妹要回国了,家里要开派

  对叫我一起过去,我当然满口答应了。

  当天到了她家一看,哪儿是什么派对。她室友和其男友,在就是我俩,一共

四个人。看清楚了形势,我知道今晚要有艳遇了。吃完了饭,他们三个

  小日本都要去的吧,我死活不去。我对她们说我不喜欢的吧,嫌那里太吵。

其实我就想呆在家和Suki做爱,哪儿还有什么心情跳舞喝酒。看到这在国外

  的兄弟们肯定会会心的一笑。约女孩去的吧就是上床的第一步,到了种地方

酒喝到了,跳高兴了,自然就水到渠成了。可我当时还没摸清这套路,死活

  不去。结果那对儿小日本悻悻的自己去了,留下Suki和我在家" 聊天".

  接吻的时候很舒服,她的嘴唇很厚,舌头也很长,口水却不多。满口的香气

让我觉得她是不是在嘴里也喷了" TommyGirl" ?我一边亲这她的嘴和

  子,手一边滑了去。Suki的胸好大啊……一只手根本握不过来,我两只

手指轻轻的捏了她的乳头一下,感觉好结实,好硬,于是我就停了下来,认真的

  把她的上衣全脱了,仔细观察她的一对豪乳。应该有D,可是却一点也不下

垂,我是说真的一丁点也没有下垂,一对傲人的双峰坚挺的像挑衅一样的看着

  我,Suki有点不好意思笑打了我一下,我倒感觉她在说" 看什么啊,快

点和我做啊……".可我却没着急,我张开嘴把她的乳头含在了嘴里,手也不老实

  接着往下探。她的下体早就泛滥成灾了,而且让我满意的是她的阴毛剃的干

干净净,不是我讨厌的黑森林,就是有点扎手。

  我轻蔑的看了她一眼,躺在了床上对她说" Suckit……" 她乖乖的俯

下了身张开嘴就把我的小弟弟含住了。认真的舔着我的小弟弟的每一寸,时而

  用整个舌头大面积的舔我的阴颈和睾丸,一会儿又只用舌尖轻轻的撩过,让

我每一个汗毛空都爽的完全张开了。过了没一会我就跟她说" Gogetthe

  condom…" 她乖乖的跳下了床,拉开衣服抽屉拿出了一个Durex。

熟练的给我戴上套后,她主动的的捏住我的小弟弟,对准洞口坐了下去。真的插

到洞里

  了才感觉一般,虽然不是很松,但也没有包含的感觉。她自己倒是投入的开

始喃喃的说些什么我也没听懂。当她开始前后的蠕动的时候我才感觉我小弟

  弟在她阴道的内壁的碰撞。我坐起身把她推到了,分开她的她的双腿就开是

粗暴的抽插起来。她这时候就开始毫无顾及的大声叫了起来,说的全是日语

  我也听不懂,但声音很尖,和AV女优叫的一模一样。在加上肉体撞击的声

音大到另外两个日本人回来了我们都不知道,他们自己跑到的吧呆了一会,感

  觉没什么意思就跑回来了。我抽插了半个小时,却射不出来,一个是因为是

戴套,一个是因为喝了酒。我当时也没了兴趣,就跟她说" Justgivem

ea

  blowjob…" 就这样她用嘴完成了工作。然后我匆匆就穿上衣服回了

家。

  虽然有点扫兴,可是我当时自己也没有想到,就在我干完Suki不到一个

小时后,我连小弟弟都没洗就干了我的第一个金发碧眼的鬼妹女朋友

  Karina。

            (五)第一个鬼妹女朋友

  其实我是先遇到Karina,才认识了Suki。她是俄罗斯籍的乌克兰

人,比我大4岁。典型的东欧女孩。长腿,长长的金发,绿色的眼睛,唯一的美

  不足是胸不大。Karina也是我们那所语言学校的。当时我们学校和意

大利空军有合同,IAF定期送飞行员来我们这培训英语。沙特皇家银行也有派

人来

  培训,我对他们的印象非常不好。他们一群鬼佬天天围着Karina转。

和俄罗斯女性有过接触的男同胞应该知道,她们内心都是热情如火,但表面上却

  都冷若冰霜。她就是典型的俄罗斯女孩,天天穿的花枝招展,却对她每个身

边的人都很冷漠。我每天看着她修长的身材和金黄色的头发想入非非,盘算

  着怎么能和她拉近距离。

  我没有像那些意大利人那样像发情的公狗在Karina面前上窜下跳,也

没有像那些沙特人扮酷对人家故意不搭不理。我就真实的做我自己,不卑不亢

  的问候,不伤大雅的玩笑。慢慢的她对我也有了好感,我俩自然就走近了。

但最后决定性的一击说来也很巧。当时我们都准备从寄宿里搬出来自己租房

  子住,我当时已经找到了一间房子,很温馨。三个房间,两个单人间一个双

人间,正好四个人住。其中的一间单人间没有人住。我在和她一次聊天时试

  探性的问她想不想搬进来,她当时笑了笑说要看看房间先,放学后我们就一

起回到了我租房子的地方。看过房间和厨房餐厅后,我问她满意吗?想不想

  搬进来。她还是先笑了笑说" It' slovely,I' lltakei

t…" 当时我的感觉仿佛中了六合彩。

  Karina搬进来以后我们相处的更加融洽了,我对她的感觉也从单纯的

对鬼妹的好奇和向往变成了对她本人的喜爱。有一天早上她没化妆从自己房间

  里出来,我看到了她别人看不到的一面,完全是邻家小妹的感觉,真是让人

爱怜。她是个非常爱干净又很勤劳的女孩子。当时的其它两个室友都是大连

  小男孩,在国内就认识。他们人都非常好但年纪小,总把家里弄的很乱。K

arina从来没有抱怨过,总是默默的把家里收拾的很干净。而那两个小男孩

  Karina也像大姐姐一样,非常的尊重她。我那时候的感觉就像是个家

长,和她带着两个孩子过日子。虽然条件很艰苦,但想想真的是非常的温馨。

  我在中餐馆每天下班厨师都给我做点外卖带回家,到家时都是12点以后。

别人都睡了的时候,她一般都还在客厅看电视。我们就会坐在厨房里一边

  吃东西,一边聊天。我们谈家里人,谈对这岛国的想法,当然也谈到了性。

我问她和多少个男人上过床,她轻描淡写的说十多个,我吃了一惊,心里登

  时涌起了一丝醋意。其实我当时如果大胆点,我俩早发生关系了。但我的特

点就是如果不是单纯为了性,对一个有感觉的女孩子,就会变的非常小心谨

  慎。所以我俩的感情越来越好,却从来没有越过雷池,两人也越来越像是好

朋友而不是情侣了。专折点就是因为Suki。

  那一阵子学校来了个西班牙秃头,人不错,刚来岛国没地方住,我就让他凑

和着在我家客厅住了几天。Suki约我去她家那天我们在超市买东西遇见

  了他。我跟他说我那天回家要晚点因为我要去我日本朋友家开派对。后来K

arina告诉我说那西班呀人回家告诉她我当时和一个漂亮的日本女孩子在一

  ,晚上还要去她家。她当时听了心里就非常难过,晚上也没睡好觉。

  那天从Suki家回来已经很晚了,家里人都在睡觉,只有她的房间里的灯

是亮着的。因为我们关系非常好,所以我也没有顾忌的敲开她的门。她当时

  靠在床头在看书。看到了又是那标志性的一笑: "你回来了,玩的开心么?

" 我说还可以。之后我俩就没在说一句话而是直直的看着对方。她当时只穿了

  内裤和一件薄薄的睡衣,一对乳房清楚的展现在我的眼前,那是我第一次看

到鬼妹的肉体,那么的白,那么的粉,那么的嫩,皮肤好像吹口气就会破。

  以前听人家说的什么鬼妹皮肤不好,身上有味道,全是放屁。她的乳头是淡

淡的粉色,很小的一点,实在太完美了。我深情的看着她,也看着她的身体

  。她看着我,嘴唇鼓励性的做了个亲吻的动作。这次,我没有再犹豫。

  和她做爱是那么的自然那么的和谐,真的是身心的合一。在进入她身体的一

刹那我就感觉我的小弟弟被紧紧的包裹住了,第一次我们很保守就是传

  统的男上女下,我们的舌头紧紧的缠绕在一起,忘情的亲吻着对方。那一夜,

让我终身难忘。

  以后做爱的质量越来越好,每次都是几个小时。有一次我们从开始前奏,我

看了一下表是十二点,射在她里面一次都没软也没拔出来直接第二次,

  到再射一次是早上五点多。

  每次的前奏都是她一头金发撒落在我肚皮上吃我的小弟弟。看着一个美丽的

金发美女给你口交真是有一种满足感,我总是要贪婪的看着她,一秒也

  不肯放过,还不时用手撩起她的长发,生怕忘记了她是多么的美丽。然后我

就慢慢的吻遍她的全身,轻轻爱抚她雪白的肌肤。她的阴部简直是完美,淡

  淡的金黄色的阴毛,是那么的柔软。(这点我总也想不通,为什么鬼妹的阴

毛那么少那么柔软,亚洲女人的却总是那么茂密,还像钢丝那么硬!)两片

  小巧的阴唇就像她的乳晕那么粉的让人禁不住的想舔个够。她的下体连一点

点的味道也没有,阴道总是那么湿润却从来没有东西流出来过,正和我意。

  在给我口过之后她就会慢慢的趴到我身上,低着头把我的小弟弟放进她的身

体里,然后就挺着胸,头部向后微仰,闭上眼睛,发出粗粗的喘息声,享受

  我的小弟弟给她带来的快感。我接触的这些个女孩,天生都是拍毛片的料。

  每次做我们都要把各种姿势试个遍,但我最喜欢的是我在下她在上,两个人

都面部朝上,我双手捧住她的双腿……对体力是种挑战,腰部的动作也

  很剧烈,但这种姿势我的小弟弟在她的阴部进进出出的感觉是在是太舒服了

了。

  还有一次她在浴室洗澡,Karina想一个人独享安静,结果被我用一瓶

白葡萄酒骗开了门。她的头顶着墙我们就在澡盆里开战了,我狠狠的在她高高

  翘起的臀部抽插。肉体相撞加上猛烈的水花声让我俩都兴奋不已,结果搞了

一地的水。事后她双手碰起我射在水里的千万子孙对我笑着说" Small

  Michael…" 让我觉得她越发可爱。

  我也试着教过她中文,但她只记住了两句" 大鸡巴" 和" 一炮到天亮".Ka

rina对中文歌曲却特别喜爱,最喜欢听张信哲的 "过火" ,到最后她居然能

  己哼哼几句。

  像所有美好的事物都不会长久一样,我和Karina在6个月以后也分开

了。因为她签证到期了,而她妈妈在给她办去美国的签证(她是单身家庭,和她

  妈妈还有一个妹妹一起生活,她妹妹我看过照片,比她还要漂亮)。临走的

前一天我俩在厨房的椅子上做了最后一次然后就在我的床上相拥着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我默默的把我前一天给她做好的饭包好,拿了一条白沙烟

和一套中国的茶具还有几张中文歌曲的CD放在了她的包里,然后就送她去了

  车站。

  在路上还有说有笑,到了车站我俩就说不出话了。我们紧紧的拥抱在一起,

仿佛想把对方留在自己的身体里。在巴士开动的一刹那,我看到她掩住

  面部靠在座位上哭了起来,我的泪水也再没能忍住。在那个星期日的早上,

无人的车站,我失声痛哭起来。

  回到家里我看到她留下的香波和沐浴露,心里又像刀割样的痛了起来。把它

们拿在手里,我低着头坐在沙发上任凭泪水放肆的流淌……

  我们再也没有见过面,她回莫斯科后我们总写信和打电话。她告诉我她买了

一只猫,起了我的名字。最后一次听到她的消息是她给我发电子信件,

  告诉我她在美国的马里兰州。之后就彻底断绝了联系。

  现在唯一对Karina的想法就是,当初应该娶了那个女孩。

             (六)浅谈日本女性

  在爱尔兰共接触过三个日本女孩和两个韩国女孩,在这稍做交代。

  先说说咱们同胞口中的小日本儿。在Suki之后的两个女孩其中一个叫C

oco,听起来不像日本名,可能是她给自己起的英文名字。另外一个我连名

  字都不记得了,她告诉我她的爸爸是横滨轮胎的ManagingDire

ctor,我就叫她Yokuhama吧。

  Coco是我在和Karina确定关系之后来爱尔兰的,在语言学校分到

了我的班里。语言学校在我眼里就是性爱的天堂。大家来自五湖四海,不用担心

  什么包袱,离家门十万八千里,什么兽性都可以大胆的表露无遗。那时候就

是放学了就组织活动,到了晚上就喝酒跳舞。第二天大家都津津乐道前晚的

  桃色新闻。不是你干了我,就是我干了她。每个人都乐此不疲,除了中国同

胞,都玩儿命的打工去了,每次活动都是就我一个中国人参加。

  Coco就是小苍聪口中的那种大学刚毕业出国找刺激的日本女孩。当时我

们学校像她这种很多,但我和她走的最近。她刚来到班里时很安静,话很少

  。而我,像我在中学一样,什么玩笑都开,课堂上总是我最活跃。泡女孩这

点很重要,除了长像穿着,大胆爱开玩笑的男性通常都很吃香,但和鬼妹开

  玩笑的度一定要掌握好,否则弄巧成拙。有一次课堂上我们在讨论每个国家

人对工作的态度,以耐劳吃苦著称的日本人当然最有发言权,Coco就简单给

  我们讲了讲他们是怎么样渡过每天,如何卖力工作的。听得那些欧洲人大惊

小怪的,我当时就说了一句" 妈的,你们连干的时间都没有啊!" 包括老师在

  内所有的人都爆笑了起来。Coco却认真的看了我一眼,一个劲的点头说

" 是的,是的,是的,连……做爱都没有时间……"

  从那以后她看我的眼神就不一样了。课堂上课堂下都和我话挺多,其中的当

然包括性。我跟她说我最喜欢口交,她居然跟我说:" 我最擅长的就是口

  交,有一次我给我男朋友用力的吸,他舒服极了,最后流出了激动的眼泪

……" 我听了半信半疑,心想我也没机会体验一下了。虽然当时Karina已

经不在

  我们学校了,但我当时我对她还是很专一,不想节外生枝。

  我和COCO就这样每天在班上坐在一起,出去喝酒的时候也在一起。却什

么也没有过。转眼过了一个月,她要回日本了,回国之前的前几天她说没有

  地方住,能不能来我家客厅住一夜,我也没多想,就说当然可以。我就跟K

arina说了一声,Karina根本没当回事的对我说: "你的朋友当然可

以啊!"

  鬼妹这点我觉得比咱们女同胞大方很多。

  于是那晚她就来了我家,在晚上睡觉前我从我和Karina的房间里出来

到楼下客厅看了她一眼,毕竟是客人,要问问人家住的舒服吗还需要什么东西

  ?她当然说OK,我说那就好,就在我转身准备回楼上的时候,她拉住了我。

  我当时楞了一下,她一手抓住了我的衣角,另一只手握成话筒状在放在嘴上

做起了动作,舌头也伸了出来做舔的动作,眼睛里流出了渴望的眼神…

  …SB都看出来了她是想给我口交,或更多……我真没想到她那么大胆,但

我当时摸了摸她的头发,转身回楼上了。现在回想起来平心而论,不是我正人

  君子坐怀不乱,其实还是怕被Karina撞到。

  在Coco回日本的前一天,她在公用电话亭给我打了个电话只说了句:"

我爱你……" 我当时心里真的很感动,说谢谢你,我们就没在说什么,把电话

  挂掉了。

  第三个日本女孩Yokohama是我在的吧遇到的。当时Karina已

经回国了。我和一群朋友喝高了跑到舞池中跳舞看到了她。虽然她个子好高,但

我还是

  一眼就认出她是日本人,而且就是小苍口中的那种日本女孩。我就走了过去

用日语问候了她一下,她马上惊喜的问我说你是日本人,我说不,我是中国

  人,她笑了,开始用英文和我聊起来。她原来是专程从日本跑来爱尔兰学马

术的。还告诉我她爸爸是横滨轮胎的MD,我听了没怎么往心里去,心想日本

  人也会装B,我还以为是中国特色。

  等的吧散场我送她回她住的酒店的时候我才有点信了她说的话,没点银子,

那个酒店她是万万住不起的。当她同意我去她房间" 喝杯咖啡 "的时候,

  我得意的想:裤袋里的套套今晚要用到了,两个拿少了,哈哈。(此处删除

15字)……我俩就赤裸裸的滚到了酒店舒服的双人床上了。

  Yokohama身材高挑,也很匀称,胸部不大不小,典型的Anyth

ingmorethanahandfulisawaste类型。漂亮是没的

说,我对外表不出众的女

  性是丝毫兴趣也没有的,对发福的女孩更是看都不多看一眼。这不代表我没

和丑的女孩子上过床,那些恶梦般的经历我后文会有交代,我只能说,酒啊

  ,我草你母亲。

  我对Yokohama的私处长什么样子已经印象模糊了。就记得毛也是不

多,水多,而且真的很紧。我一个手指伸进去她就受不了浑身发抖。我俩就这样

  在床上接着吻,她明显非常生疏,不像Suki那么有经验。她像欣赏一件

艺术品一样看着我的身体,用心的抚摸,亲吻着我的肌肤,仿佛在开发一件新的

  事物。但我们没有做爱。

  当我把套戴上准备插近她身体的时候她居然说: "Ithinkweare

tooquick…" (我们是不是太快了)我以为我听错了,心想你不是女同

胞假扮

  日本鬼子吧,这句话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啊!

  我说啊,你不想做爱吗……她把我的套拿了下去坐到了我身上,用手握住我

的阴颈在她的阴户和小腹那里摩擦,又不时的套动,就这样让我射了出

  来……

  我当时别提有多扫兴了,她也看了出来对我说,请不要生气,明天好吗,我

给你打电话,我心想,老子明天还不想干你了呢,又不是处男女朋友,

  一夜情也要等两天?

  洗完澡之后,我坚决的穿上衣服回家了。她也没有试图留我。第二天她真的

给我打了电话,我看到她的电话号码,没好气的拒绝接听了,就这样,

  我没在见过她。

  和日本女孩接触的毕竟少,不像我对鬼妹那么了如指掌。所以我所能总结的

有限。我觉得她们和中国女孩还是不同的,但差别不大。身体构造不用

  说,黄种人都一样。骨子里她们都比较傲,毕竟是世界第二大经济大国,一

般的欧洲国家都不放在眼里,也不能怪他们,全欧洲的GDP加起来还不如一个

  弹丸之地的日本,他们的优越感不是像韩国人的那种盲目狂妄。咱们同胞不

也有这样的么,特别是上海,深圳的地区的人,上海尤其严重,总有那么一

  种优越感,觉得比谁都发达,岂不知和世界上其他真正的国际性大城市差距

又岂止是十年二十年。

  话题扯远了,总知我接触的三个日本女孩对性都很开放,我感觉包括Yok

ohama在内(稍微经我调教的话)都绝对是床上的理想对象。她们也分人,

  她们也喜欢开心。跟鬼妹比,对在国外英语不好的男同胞来说更容易下手。

因为她们也是亚洲人,思想比较接近,她们的英语水平也普遍较低,她们那

  重重的日本口音让我听了就想笑。祝大家狩猎日本妹愉快。

             (七)两个韩国女孩

  本来不想提这两个韩国女孩。我不是特别喜欢韩国人,而且我对她俩都不是

特别喜欢。不过还是决定写出来,反正也不长。

  我接触的两个女孩都是处女,上了其中的一个,另外一个没有发生性关系。

  两个人名字都忘了,第一个就叫KA吧!(KoreanA)。她是我在M

SN瞎聊的时候认识的,那时我还在大连,准备来岛国的前期。在一个英文聊天

  认识的就加MSN上了,没事见了就聊几句聊来了去的就熟了,互相发了照

片。我一看,不算漂亮,但挺可爱,典型棒子的饼子脸。有一次她准备大学考试

  好久没上网,再见到我的时候就问" 想我吗" 虽然我最讨厌人问我这句话但

我还是说 "当然想你,非常想你" 她又说:" 那我去中国看你好不好?" 我当时

  当真就顺口说了句:" 好啊!" 几天之后再遇到她,她机票和签证就办好了。

当时我很吃惊了但没有慌。我家里总来外国人住,就在她来前几个星期我就

  有两拨在新加坡认识的朋友住在我家。他们在北京学中文周末坐火车就来大

连了,很方便。来个朋友住几天就是一张床几顿饭。于是我就跟我爸说了,

  虽然他是个很开明的人,但仍然皱了皱眉头,说咱家都好成国际旅馆了,朋

友也就算了,网上认识的不知根不知底的你也敢往家里领?我无言。

  来那天我去机场接她,她穿着高跟鞋拖着个小巧的箱子。和照片上一样,但

不是我想的那种疯狂的女孩,还比较算文静的,很好相处。

  于是我和她吃过午饭之后就开车拉她去滨海路,会展中心什么的。晚上回家

介绍给我爸爸妈妈,他们礼貌性的对她笑笑,语言不通所以没有任何交

  流。等我爸爸妈妈回房了,我俩来到书房。我说" Nowwhat" 她说"

Kiss" 我们就亲上了。

  第二天父母一上班我们就在客房开干了。她接吻很生疏,闭着眼睛,胸小的

可怜,可我手一碰上去她就会从嗓子眼里呻吟,我想她可真容易来高潮

  啊,我还没怎么样呢。等我手伸到下面在她小小的阴道口准备往里送两根手

指的时候,她的呻吟就变的不是动静了。她跟我说" It' smyfirstt

ime…"

  我心下大惊!传说中的处女让我碰上了!!还是个棒子!!!当时心里也不

知道是个什么滋味。由于没有经验,做完了之后床单染红了一片,她

  用了一下午才把床单在浴室的浴缸里洗了个干干净净。

  做的时候简直就是毫无乐趣可言,不光她疼,那么小的洞,还没有多少水,

我往里插也疼!再后来几次我都懒着做了她倒像是尽义务似的总要用嘴

  给我吸出来。终于盼到她走,在机场里她哭的不成人姓我却感觉如释重负。

女同胞别拍砖,我也觉得自己挺不是人的。

  第二个KB,我大学学妹。我在大三的时候她在大一。由于学校没几个亚洲

人,所以大家挺熟。她的名字发音和平壤很像,说出来听着像" 飘阳".

  那是个圣诞节我和她还有另外一个韩国还有一个上海的女孩在宿舍喝酒。她

给我买的礼物是一条皮尔。卡丹领带和两条CK的内裤。我一直感觉得到

  她喜欢我,只是对她实在是没什么兴趣。酒喝到位了其他两个都不胜酒力回

卧室睡觉,留下我俩抱着躺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她跟我说我喜欢,我什么感觉都没有。当她手套动着我的小弟弟抬头跟我说

她是处女的时候我当时就回想起了和KA的经历,顿时兴趣全无,连口交

  都没要她给我做,怕她给我咬掉,她不依不饶的到底用手给我弄了出来。从

那以后我就刻意疏远她了,她为这个特别恨我,我毕业典礼的时候她们小年

  纪的服务我们毕业生,她看到我的时候眼里射出的也是仇恨的目光,呵……

           (八)我的第一个爱尔兰鬼妹

  来岛国差不多一年了才上了第一个本国的鬼妹。在她之前除了日本妹就是我

的女朋友Karina。由于当时读的语言学校,打工又在中餐馆,所以很少

  有机会接触本国的鬼妹。而我,到现在都是岛国的鬼妹情有独钟,外来鬼妹

兴趣就没有那么大,原因?我自己也不知道。

  她的名字是Avirl,我叫她阿花。这名字不是我起的,是个马来西亚人

- 她当时的前男朋友,现在的老公给起的。Avirl是个 "Ginger"-天

生的像火

  一样红的发色,整天盘着头,本来就是个大高个,加上那发型就显的更高了。

  我俩根本不认识,她和我语言学校里的一个中国留学生同在一家泰餐馆工作。

那小子天天上学放学嘴里念叨的除了Avirl就是Avirl。基本上就是如

  何漂亮,身材如何好,人又友好。他看多了奥丝卡名片《TheEngli

shPatient》天天围着人家叫人家IrishPatient。

  我开始也是就当个乐子听他说,直到有天他回来兴奋的跟我们讲他和Avi

rl聊天说了许多话,Avirl告诉他她以前男友是个中国人(其实是马来华

  ),她就喜欢中国人,还爱听刘德华的歌。我顿时对Avirl发生了极大

的兴趣,感觉她是个容易下手的猎物。我当时不动声色,没有说什么。过了几天

  叫上一个哥们一起到那个泰餐馆吃饭,第一次见到了她。她当时穿着一身泰

国的传统服装,戴着个副小巧的眼镜,身材高挑,胸前的一对豪乳呼之欲出

  ,还有就是脸上的皮肤特别好,没有打厚厚的粉底,轻妆淡抹,自然的让人

一看就很舒服,而且粉色的脸庞一个粉刺也没有。我想果然是鬼妹中的精品

  ,当时就暗下决心一定要把她弄到床上!

  我再见到那小子就跟他摊了牌,我说兄弟你是没什么机会了,不如让哥们试

试。他虽然比较懊恼,但也知道我说的都是事实。悻悻的从电话本里把

  Avirl的号码找了出来,表情复杂的对我说,你要为国争光,你上了她

和我上了她是一样地。我听了暗自觉得好笑,心想真让我弄到手了,把小弟弟插

  她身体里的人是我,怎么我射的时候你也会有高潮么?但我还是一脸感激的

对他说了感谢的话,表示一定要让他知道泡Avirl的进程。

  就这样我从一个电话号码入手,从开始发第一个信息到最后上床,用了一个

多星期时间。其实让我成功的有两点,最主要她当时和男朋友分手,很

  伤心寂寞,让我有机可乘,很容易的就趁虚而入。还有就是正是她不知道电

话那头的人是谁,这种神秘感让她觉得很刺激。

  短信的内容都很简单平常。第一个就是你好吗?今天过的怎么样?她当然问

我是谁,我说你不认识我,但我见过你,觉得你是个可爱的女孩。回怎

  么有她的电话,我说There' sawillthere' saway。

(想要的就会有办法得到)。就这么一来二往的,她也就习惯了和我这个神秘的

陌生人发短信。

  有几次她实在是按捺不住好奇心给我打电话,但我都没有接。

  就这样每天发短信过了一个多星期,她有天晚上发短信说她的两个室友都不

在家,想不想过去陪陪她。我看着笑出了声,你终于提出要见我了,从

  一开始我的计划就是要让她提出见面,我是绝对不会先提出来的。当时我俩

发短信聊的很开心,时机已经成熟。洗了个澡,换上一身衣服,我就叫了辆

  Taxi去了她家。

  到了地方我下了车,给她打了第一个电话,说我到门外了,她说你等一下我

下来接你。两分钟以后她就到了大铁门给我开门,她当时穿了件白色的

  衬衫,黑色的紧身裙,把全身的线条勾勒的一缆无遗。终于见了面我俩都笑

了,拥抱了一下,她转身对我说" Comeonin。" 我就很自信的想今晚上

就能

  上了她。

  到了她的公寓她先给我冲了了我一杯茶,问我想看什么DVD,我说什么都

行,她就放了一个DVD,竟然是刘德华的个人演唱会。很自然的她就被我轻

  轻的揽在怀里,她抬头对我说" He' ssohandsome,just

likeyou" 我说" 啊,谢谢,不过我觉得我比他帅" 她笑了" Yeah,

yeah,whatever…。"

  看了一会她抬头对我说" 不早了,休息吧,如果你想的话,今晚就住在我这

里"

  解开她文胸和退下她的丁字裤的过程真是种享受。一点点的看着一个红法美

女把自己的肉体完全展现在我的面前。一边吻着她,我一边把手放到了

  第一次见她就向往不已的酥胸上面轻轻的揉搓……然后掠过平坦顺滑的小腹,

探到了桃花洞口。

  阴毛的颜色和头发的颜色是一样的红,但比较淡,和所有的鬼妹一样,她虽

然不是Shaven,但阴毛很稀疏,也很柔软。在亲吻了一会之后我就迫不

  及待的擎起她的两条长腿,压在我的胸前,小弟弟的头探索着插进了Avi

rl的阴道里。我的双臂轻轻的勾住她的颈部,温柔的抽插。她显然很享受,但

  含蓄,没有像我后来接触的鬼妹那样双眼火辣辣的盯着我喊" Ohyeah

…" 而是像大多数亚洲女性那样闭着眼睛呻吟。第一次和AVIRL做爱我很兴

奋,毕竟

  是我的第一个岛国鬼妹,后来接触的多了,才觉得她的床上功夫太一般。和

她一起的时候我每次睡觉都要摆弄她的胸,给她搞的都睡不好觉。

  和她一起一个多月,后来就总吵架。她有个不好的毛病,喜欢翻我电话里的

东西,看短信,看我的电话本。那阵有个岛国女孩追我,在游戏厅认识

  的,张的非常漂亮,但年纪太小,也就16,7岁。虽然岛国遍地都是15

岁的单身母亲推着婴儿车满街转,而且鬼妹都早熟,16岁女孩告诉你20岁你

也不

  会怀疑。但我还是心里有障碍,不敢肯定是不是违法,后来知道合法年龄是

16,早知道当初就把她干了。那女孩的名字我没记,就在电话里留的是Iri

sh

  girl。结果有天早上她看到了,就对我说你去找你的Irishgir

l吧!我说没什么,就认识那么个女孩,然后拿包就走了。之后我们就见了几面,

时间长

  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后来再见面是通过工作,我以前上班的公司是间国际水产公司下属的一间食

品进出口公司,规模非常大,我是负责一个郡的地区经理。她和他老公

  ,那个马来人,开了间豪华的泰餐馆,我去和她谈供货细节才发现打了很长

时间电话那边的Avirl是她。见面没有尴尬的感觉,我已不是当初的那个毛

  小子,她也已为人母。回来我和办公室里关系要好的一个鬼妹说原来那个A

VIRL是我以前的一个情人,她还说我你个Womanizer,Avril

那么好的女孩你

  也不放过,我只有苦笑。

         (九)咱们中国男人和鬼头之性比较

  来岛国的第二年考上的国立大学。在上过Avril之后和上大学之前这一

年我基本习惯了和鬼妹做爱,当初的那种新鲜感已经荡然无存。做多了就喜

  欢把咱们中国人和他们鬼妹鬼头一起比较。

  先从咱们男人说起。那个被讨论了无数次的问题我几乎问过每一个和我做过

爱的鬼妹,就是咱们中国男人阳具和鬼头阳具的大小之比较。几乎每一

  个鬼妹妹会对我说:你的不小啊,中等大小,亲爱的你也一样给我带来满足。

我绝对认为她们那么说是礼貌性的,怕伤了我的自尊。男同胞们不要意淫

  用阿Q精神骗自己——Size,doesmatter。如果单纯是性,

没有爱,性交时阳具的大小给女人带来的快感当然不同。鬼头那东西之大是咱们

亚洲人根本

  没法比的,更不用说黑鬼了。我说的是平均大小,如果那儿位弟兄(我肯定

有,而且很多)很幸运的拥有两拳两指以上的阳具我恭喜你,我非常羡慕,

  不要浪费时间看下面的文章,快去尽情享受你们操鬼妹妹时她们鬼哭狼嚎给

你带来的快感吧!如果是和咱们女同胞做那你还是温柔点……

  通过我和鬼妹们在这方面的交流,我觉得我们的优势是硬度。亚洲人在完全

勃起充血后像铁棍一样,(我的是,别的男同胞我没见过,阿门……)

  鬼头的那东西却有些发软(听说,我也没见过,阿迷陀佛)。对男人阳具最

有发言权的当然是米娜,我没有她那么权威。如果哪儿个爷们对男人阳具太

  有研究,那他肯定是玩断背的。

  还有一点就是技巧。我觉得20岁以上的爷们都应该是久经沙场了,不用我

在这里说太多。如果你技巧掌握的好,那可以从很大程度上弥补咱们在长

  度上的劣势。我个人最喜欢用杠杆。就是传统的男上女下,在阳具全部深深

的插入女方的阴道以后,阳具根部顶住阴道口,阴颈在女方的阴道内用力快

  速上下翘动,一般和我做的女的,同胞或鬼妹都会搞的受不了。其实这道理

很简单,很多女孩喜欢女上男下,在咱们身上前后蠕动最容易来高潮,我说

  的这方法就是我们采取主动。还有就是给女孩口,具体在这里就不在表述了。

性交知识和技巧方面我甘败血汗宝马下风,兄台对这方面的研究和理论知

  识之丰富让我叹为观止。

  题外话,我们男同胞还有就是太害羞,不够自信。像我以前说过的,大胆的

男孩追女孩肯定吃香。追女孩咱们不如鬼头那么大方,我去年回国和一

  个哥们去的吧,他看好了舞池里的一个女的,就凑了上去。看的出那女的对

他也有好感,可是谁也不说话,两个人就这么面对面的跳,眼睛却左顾右盼

  色看着别的方向,一点一点往对方跟前凑夫,一点语言上的交流也没有。我

觉得自己是在看动物世界,两只发情的火鸡在交配前跳调情舞。我笑掉大牙

  后硬把他俩拉到我桌边,相互介绍他们一下,大家碰了杯。然后他们就搂到

一起了。当晚两位就在星海会展中心车后座操翻了天。

  最后一点,如果那个女孩是爱你的话,你给她带来的那种性和爱合二为一的

感觉是再大的阳具也无法带来的,这句我觉得是废话,大家都知道,呵

  呵……

          (十)让我刻骨铭心的Nell

  Nell是我上大三的时候认识的。那时候我阅女无数,一般的女孩看了都

没啥冲动。她又不是我喜欢的Blonde,所以刚开始没把她放心上。Nel

l是

  那学期开学以前来我学校工作的。做一般的管理,说是Administr

ator其实就是Secretary的角色。这是Nell大学刚毕业一年,

找的第一份全职工作。

  那年我从国内放暑假回来迟了点,错过了开学的头一个星期。下午下了飞机

就开车到学校报道,进了教学楼看到一个没见过的鬼头穿着校服站在大

  厅和一个没穿校服的鬼妹聊天,我以为是入学的新生和他的女朋友。两个人

侧头看了我一眼,我礼貌性的说了一句" Heya".他们就转过去嘀咕了句什么

  也没听见。后来我知道那男的叫Paul是个断背,而那女孩是就是Nel

l。后来我俩有次做完爱躺在床上聊天她告诉我当时Paul看见我对她说了一

句" Jesus

  Christ,who' sthatChineseguy?He' sso

sexy!".

  第一次和她说话是我回学校第二天中午下课,一年级和三年级的学生一起下

了课都吵吵嚷嚷聚在大厅里。大一的时候我们周一到周五的午餐是集体

  在学校旁边的一个酒店宴会厅里吃。这学期改了,学校每个月发给学生午餐

券,学生自己到学校旁边的一个食阁里吃。在这里解释一下,我学的是酒店

  管理,当时大二和大四的都分配到全世界各地实习去了,所以我才每次说大

一个大三的学生。而从我们这一届开始才增加了大四在校的学习内容,所以

  后来在外实习就是的是大二和大五的学生。

  书归正转,我当时靠在一片暖气上,百无聊赖的看了这眼前的一切一眼,就

垂头丧气的低下头盯着自己的黑皮鞋,开始怀念起在国内度过的那个疯

  狂的夏天,回味着那些和我发生过性关系的女孩……那个一定要我戴上一个

震动环,叫起床来像母牛的美女,那个在酒吧里主动邀请我喝酒的紫薇,那

  个很可能是高级妓女炫耀她手机里那张和佟大为合影的大外研究生……" H

aveyougotyourlunchvouchers??" (你拿到你的

餐劵了么)还有那个

  在日企工作的上海美女,哦,当然还有那个在海边……" Haveyoug

otyourlunchvouchers?" 我的思路又一次被这个问题打断,

我有点恼怒的抬头

  一看,原来是哪个昨天在大厅里和一个底年级学生说话的鬼妹。

  她站在我眼前手里握这一打红色的餐券,我用不太尊重的口气说" What?

" 站在我旁边的同班的一个鬼妹Vivien看不过眼了" Fuckinghe

llMichael

  ,yourbloodylunchvouchers,thepoorg

irl' safteraskingyoutwotimeslike!" (哎

呀我操麦克尔,你的他妈的餐券!人家都问你两

  次了!)" 我当时才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Oh,sorry,wasona

notherplanetaltogether,yeah,I' vegot

them,oneofthelads

  actuallygotthemformelastweek,chee

rs!" (啊,对不起,刚才不知道在哪儿个星球上了……拿着了,他们上个星

期就帮我领到了,谢谢!

  )她笑了一下说" That' sgrandso,enjoyyourdi

nner!" (那就好,用餐愉快!)当她转身回去她办公室了我问Vivie

n她是谁,Vivien说" She' s

  thenewsecretary,she' stotallyintoy

alike!" (她是新来的秘书,绝对看上你了!)完了我们就嘻嘻哈哈的去

吃饭了。

  就这样我们认识了,每天我们都有一句没一句的说些无关痛痒的话,我也就

觉得她是个非常好相处的女孩。我对她印象彻底的改观是我们学院组织

  的年度" 家长周末".

  所谓" 家长周末" 就是学生家长每人交一百元,然后星期五晚入住进在我们

学校旁边的酒店两天,学校会组织他们到酒店的高尔夫球场打球,而晚上

  的宴会则是全部由我们学生自己组织完成。爱尔兰的学生家长当然很方便参

加,对于他们而言这是个家庭日,和家人欢聚一堂,何乐而不为。我们这些

  留学生要牺牲自己打工和学习的时间和爱尔兰的学生一起当免费苦工,当然

也就没什么积极性。

  在宴会的当晚,我带着几个低年纪的留学生在宴会厅做最后的准备工作。有

一个印度的学生不知道什么原因呆在了宿舍里没有来工作。我没有当回

  事,但当巡视的值班经理(自荐的,我同班同学,一个爱尔兰独立大法官的

儿子,总在电视上看见他老爸)发现了以后,就跟另外几个阿三要了那个没

  来学生的电话号码站在宴会厅中间就开始叫嚷起来" Idon' tfuck

ingcarewhatthefuck,getyourlazyassou

ttahereintenminutesor

  elsethere' sgonnabesomeserousconse

quences!What?Idon' tgiveitashit!".(我他

妈的才不管你他妈的怎么回事,十分钟之内你

  他妈的给我过来要不然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我越听他叫唤越恼怒,终于

忍不住冲他怒吼了一声" Therearepeopletrytoworkh

ere,get

  thefuckouttaherewithyoufuckingpho

ne!" (有人还要在这工作,带上你他妈的电话给我滚外面去!)他怔了一下,

转身出去了。这个和老

  友记里和Rachel男朋友叫一个名字的爱尔兰同学直到毕业也没再和我

说过一句话,除了是因为他小B心眼,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他也喜欢Nell。

  他出去以后,另外一个岛国同学也进来了,完全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事,

他也冲几个阿三发了发威,无非也就是干活态度不认真之类装B的废话,

  我余怒未消,彻底忍不住了,跟他说" COLM,这些外国同学牺牲了自己

的学习打工时间来伺候你们和你们的父母,你们却待他们像JB狗一样,操,F

uck

  this!" 说完我就甩下了手里的东西,离开了酒店,在也没回去。虽然

那同学追了出来伸出手说" Michael,arewecool?" 我握了握

他的手说" You

  aregrand" 但学校知道了那晚发生的事情以后还是决定要调查整个

事件,对我半途放下手中工作的表现要作出惩罚。

  当时除了和我关系要好的几个老师力挺我以外,作为学校员工的Nell也

一直态度强硬的替我说话。还总把学习开会的内容告诉我。最后学校决定不

  对我做出惩罚,在和所有的留学生开过通气会以后" 家长周末" 这项活动从

此取消了。

  " 家长周末门" 之后,Nell和我的话越来越多,走的也越来越近。

  有一次我酒驾开我的HondaIntegraType- R被警察抓到,

她开车带我去警局提车。当时我以为会被起诉,那第二年的保险就会贵的离谱了,

我就把

  那大排气量的Integra买了换了辆小的VWGolf。Golf是辆

二手车,Nell开她的车在下班后拉我来回跑了四个小时到另外一个城市提的

车。那件事让我很

  感动,觉得她是真心的对我好。回到她家门口她筋疲力尽的说" Ireal

lyneedmybednow…" 我轻轻的吻了她,就开车回学校了。

  但我们的关系一直很模糊,我当时也在做其他的女孩,她的个人生活我也从

来不问。我们比好朋友关系暧昧点,但也不是男女朋友。

  在后来,学校举行的年度舞会上,我俩在酒足饭饱后坐到了一张桌子上。没

有太多的语言,从对方的眼神里,我们都读出了对方眼里的渴望。我说

  我觉得我们该往前发展了了,她说" Michael,whatabout

thecollege,Iworkhere!" 我说管他什么学校不学校的,

我在几号房间等你。我知道

  她也很想那晚到我的房间里,但她担心别人看到。其实后来我很后悔,喝了

点酒我就豪气冲天,一点也没有替她想,当时酒店里到处都是我们学校的老

  师和学生,她如果被人看到进了我的房间会是什么样的后果!!!很庆幸,

她的理性占了上峰,在我的一再要求下,她还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舞会以后,我们的关系就确定了。那一年的情人节我给她买了一瓶" Tom

myGirl" 因为我知道她总是白天喷" TommyGirl".当天晚上我们

去酒吧喝了

  两杯酒,然后就像做賊一样的回到了我的宿舍。当时我们学校有三个公寓是

学生宿舍。我就在学生公寓旁边的楼租了一个两个卧室的房间。但也很危险

  ,人多眼杂,而且管学生宿舍的Mr。Buckley总是像个FBI探员

似的四出乱逛,让他看到了Nell跟我一起,他准上校长哪儿报告。

  我们在客厅里看了一会儿电视就回到了我的房间。边聊天边爱抚着对方。当

我把她的Bra摘掉,手滑到她Underwear的时候,她轻轻的摇了摇头,

"

  嗯" 的一声,我说" youarenotready?" 她又轻轻的点了点

头。我真的一点都没有生气,也没有失望。我笑着对她说" It' sok,Ir

espect……" 她

  感激的抬头看着我,用更加热烈的吻来回报我对她的怜爱。她让我闭上双眼,

然后用舌尖轻轻的吻我,她要我一点都不要动,就用那么一点点一点点的

  舌尖轻轻的撩过我的嘴唇,我闻着她的气吸如兰,心都醉了。然后她轻轻的

翘开我的牙齿,和我的舌激烈的绞在了一起……

  那天她很晚才回的家,我们大部分时间都在聊天,和她在一起,我们有聊不

完的话。

  两天后我们有了第一次性爱。那天她本来说不过来了,家里来了客人。可刚

撂下电话她就打过来说" 我过去陪你好不好?" 我说当然好,顺便给我捎

  瓶可乐和一袋薯片,她笑着说" Yessir!"

  这次我很坚定的,退下了她的丁字裤……她没有拒绝,还迎合着我把腿抬起

来以便我能把丁字裤脱下来……

  我们的性爱也像我们的关系一样,很慢。因为Nell轻声的多我说" Il

ikeitdeepandslow……" 我俩没有用套,我是套不离身的。但

我坚信Nell

  是个干净的女孩……我信任她。她好像和我心灵相通,在我对她说我要来的

时候对我说" I' monpills……" 我听了心里好高兴,可以内射在我心

爱的女

  人体内,真是一种享受……

  就这样我们艰难而又幸福的开始了我们一年的恋爱过程。因为我们无法像其

它恋人那样去看电影,去逛街,去餐厅吃烛光晚宴,她怕被老师或学生

  看到……我们只能在家自己做饭,在家看DVD,周末开车去很远的地方远

离我们熟悉的人群。大多数无性的活动都是在她家,到最后我和她的父母一个哥

  哥两个姐姐都很熟了,她的妈妈叫Mary真是个慈祥的老太太……而做爱

就几乎都在我宿舍,除非她家里没人。

  学校里有很多男同学都喜欢她,因为她虽然是学校的工作人员,但也是大学

刚毕业,和我们都是同龄人。每次看到那些鬼头围在她旁边竭尽所能的

  讨好她,展示自己,我都面带微笑的从他们身边走过,心里想" 她是我的女

人,你们这些Idiots……".

  虽然她一贯小心谨慎,但也有顽皮大胆的时候。一次我上届学长的毕业典礼

将近,我被分配到了厨房做准备工作。我们一群人在一个老师的带领下

  紧张的工作着,她不知道为什么跑到了我们的实践大楼来送一份文件,离开

时走过我身边,轻轻的捏了我的屁股一下在我耳边说" 你穿厨师服装的样子真

  性感……" 让我的嘴角一天都挂着幸福的微笑。

  我们没有吵过架。只有一次她不高兴的对我说" 都怪你,让我去你宿舍,刚

才有人对我说在宿舍门口看见我的车问我做什么,是不是去找你!" 其实

  我知道,她那辆兰色的丰田花冠整天的停在学校停车场,有几个人不认识呢,

我也知道有几个中国学生知道我们的关系,纸包不住火啊。但那个学生买

  弄的样子,好想自己知道了秘密的样子让我怒火中烧。我敲开了他宿舍的门,

黑着脸一字一句的对他说" 你在敢嘴贱,我就帮你把它撕了。" 没用第二句

  话,他以后再没敢往Nell跟前凑夫。

  但不幸的是那几个中国学生不是唯一知道我和Nell恋爱关系的。校长也

终于发现了。

  有一天上学,Nell一天都没怎么理我。虽然我们在学校话不多,但是每

一个眼神我们都能心领神会。但那天她没有看我。放学后她发给我一条短信

  说在我宿舍楼下车里等我。我就感觉到有点不对。我记的那天穿着一身睡衣,

大大咧咧的坐进了她的车里。" 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她沉默了一会对我

  说Mr。Hegarty找我谈话了。我的心当时就沉了下去,但我没有说

话。她接着说" 他来到我的办公室对我说:你可以和我的学生在一起,这我不反

对,但

  不是在大四,大五的时候你随便,我说的话你明白么?" 说完了她就捂住自

己的脸说" 我今天觉得每一个人都背后看我,我真的受不了了……" 这老家伙

  ,没提名没点姓一句话就把Nell给说崩溃了。

  我说那你想怎么样,她沉默了好一阵,没有说话。我当时堵气的说那我们分

手吧,你既然这么在乎别人怎么看你,咱们就先分开吧。她又沉默,但

  最终点了点头。我当时非常失望,也很伤心,很愤怒,一种好复杂的心情。

以前我们探讨过很多次这个问题,总觉得只要我们相爱就能战胜一切,可她

  的软弱表现让我怀疑她是不是真的爱我。我没有说再见,就下了车,这次我

没有像以前那样看着她开车离开,给她一个飞吻。我头也不回的走回了宿舍

  ,呆呆的坐在了床上。没几分钟她就发过来一条短信,问我OK吗。我再也

按捺不住打了回去说,Nell咱们别分开,一定会有办法的好么?我们俩都哭

  ,可是也没说出什么所以然。

  第二天我冷静了下来,面无表情的上了学。快放学的时候她对我说你没事吧,

咱俩谈谈吧。我强作笑颜说我没事,我挺好啊。她说" 别这样,别跟我

  装做无所谓的样子,好像我不知道你的人似的……" 我说你像让我怎么样,

她说今晚你来我家好么,我们好好谈谈。

  那一夜。我们坐在我俩一起买的那辆墨绿色的高尔夫里,拥抱在一起。Ne

ll一直在默默的留泪,打湿了我的肩膀。我们说好暂时分开,坚持到我大

  四结束就在一起。我俩当时好像都看到了希望。

  一切都被现实无情的摧毁了。我们要面对的问题太多,我毕业后的去像,实

习要不要留在这岛国我都不知道。每天都要见面,却不能说太多的话。

  中间又分分和和好几次,最痛苦的分手就是这样,分开了,却要天天见面。

最后还是Nell做出了选择。在一次放学后,她在办公室门口拦住了我,问我

  好么。我说我挺好啊,天天都见面你看我过的不好了么。她说她上个周末和

几个女朋友去外地玩了,晚上去的吧了。我说不错,有啥桃色新闻没。本是

  开玩笑的一句话,她的回答却让我听了心如刀绞。" 我和一个陌生的男孩接

吻了".我知道岛国的鬼头鬼妹都这样,包括我自己在内,在的吧和陌生人接吻

  甚至……通常第二天对方是谁都不知道。我说你怎么能这样,Nell说因

为我不认识他是谁,我不在乎他,我没有包袱。Michael,我们都应该M

oveon了

  。我万念惧灰的叹了一口气,说实话我和Nell分分合合的我也心力交瘁

了。我说好吧,咱们都过好自己的生活吧。

  没过多久我和我下一年级的一个鬼妹发生了关系。报复性的,我也告诉了她。

她显然也很不高兴,但她只说,你怎么和她,我和她中学是一间学校

  的,她是个Bitch。我说因为我也不在乎,只不过是为了发泄一下……

  大四学习结束后,我被分到了岛国另外一个城市的酒店实习,开始了我最疯

狂的一年性爱,那是后话。我和她再只见过两次面。现在在MSN上也时常

  聊天。她刚刚订婚了,未婚夫看照片是个不错的岛国小伙子。

  Nell,祝你幸福。

            (十一)初识酒店真面目

  对于与酒店管理本身,我是丝毫没有兴趣的。当初选择这个专业有两个原因,

第一可以拿酒店和商业管理两个学位。第二就是实际在校学习时间只

  有三年,其他两年可以实习,这点对天生就是不是学习料的我来说实在是难

以抗拒。

  第一次接触酒店工作是我在我大二实习的时候。在我的要求下,我被分配到

了我原来的城市。刚来酒店的时候,整个酒店都对我很好奇。他们都很

  想知道我这个从酒店管理名校来的中国人是个什么样的人。很快他们就发现,

我和他们,没有什么不同。喜欢喝酒,喜欢Party,喜欢女人……凭着语言

  上的优势我很快就和他们打成了一片。

  和其他工作不同,酒店工作最忙的时候是周末。所以大部分员工都是星期一

星期二休息,星期三如果你混的好的话还是个晚班。所以每个星期天到

  星期二是我们固定的活动时间。刚来的时候以为语言学校是性爱的天堂,到

了酒店才知道是小巫见大巫。那真是你操我来我操她,操来操去是一家。整

  个一个淫乱大排档!

  开始的时候,和我走的最近的是一个法国和西班牙混血,LuciaAnd

res。她在餐厅做服务员,负责早餐的那一班工作。刚去的时候我和餐饮经理

  系David关系搞的不是很好,我俩都觉得对方牛比哄哄的死看不上眼,

所以他总把我分配到早餐那一班。做过酒店的可能知道,早餐那班是最辛苦的,

  点多就要起来,做完了早餐还要在把餐厅重新布置接着做午餐。最致命的是

因为早上要起早,前一天的什么Party都没份。除非你是铁人,喝一晚上酒

  也不睡的直接去上班。我试过三次,老天知道,我是绝对不会再有下次了。

  Lucia不是我喜欢的类型,虽然她魔鬼身材,傲人双峰,但她是黑头发

和褐色的皮肤。典型的西班牙,葡萄牙人种。因为总在一班工作,所以我们自

  然就熟识起来。我当时心里总在惦记上晚班的爱尔兰鬼妹Zo?,所以没有

把Lucia放在心上。直到有一次我带她到酒吧和几个中国哥们喝酒,看到他

们盯

  着靠在我身上Lucia眼里发出的绿光,我才觉得她其实也非常迷人。最

后的结果是鸡飞蛋打,两个人都没弄到手。

  她不再对我有兴趣是一次HouseParty之后。我和一班同事在酒吧

喝完了酒,所有的人都被我醉熏熏的领回了家。那晚搂着一个从津巴布韦来的金

  发碧眼的鬼妹,在我家客厅的地毯上,当着Lucia和一大群人的面鬼混

了一夜。当然其他那些人也都没闲着,包括Lucia后来的爱尔兰男朋友Ba

rry那晚

  也终于如愿以偿的把Lucia搂在了怀里。说到这我不得不说说这个津巴

布韦鬼妹Sarah。她管自己叫" Zimbabe" 就是把英文Zimbab

we里面的" w" 去掉,巧妙

  的把自己国家的名字变成了自己的名字" 津巴布韦宝贝".她是个天生尤物,

就是那种让所有男人看了都有冲动的三级片明星类型,我当然不是唯一一个有

  幸在她身上撒欢的男人,她和我们酒店很多人都有一腿。后来在街上碰见过

她一次,她居然变成了女同性恋,当时和她一起的那女人又胖又丑,连男人

  看了不会有兴趣,让我觉得非常可惜。

  第二个女孩是爱尔兰鬼妹Lucy。她和我发生关系的时候才18,9岁。

她在宴会厅做兼职,一个星期就在酒店见她几次,平常见面我俩总嘻嘻哈哈的,

  关系还不错。那天我们有如平常的在外面喝酒后开始找HousePart

y。把一个同事家里的酒全喝光后,我们三个开车的又拉着所有人找下一个Ho

use

  Party,。当时和我关系要好的Adrian开着Golf打头,另一

个爱尔兰小鬼头开着FiatPunto在中间,我开着本田Cr- x垫后。趁

着酒劲,他们两个人开车

  都非常的猛,闯红灯,不打指示灯就变道。大家都兴奋的和车里的小妞们调

侃着,谁也没注意后面有一辆挂都伯林牌照,车顶立着三根天线的红色丰田

  花冠悄悄的跟了我们一路。当我们到达那个别墅区在路边一字排开停好车的

时候,那台花冠也在马路对面停了下来。在我提起手刹向车窗外扫视看到那

  辆红车的一瞬间我就暗自叫苦起来。

  爱尔兰所有的警车,有警察标志或没警察标志的便衣车辆挂的都是首都都伯

林牌照,头顶三根天线,车型就是福特福克斯,蒙迪欧或丰田Avensis和

  花冠。只有在主要高速公路上巡逻的便衣车是一辆宝马M5和几辆富士森林

人。由于我对车的喜爱和对警察职业的向往所以我对这些观察很仔细。

  当时从那便衣警车上下来了一男一女两个穿警服的Garda(爱尔兰语,

意为警察)。我还没等明白怎么回事他俩就像两只猛虎般扑像了Adrian,。

  一个狠狠的按住他的脑袋,一个扭住他的两个胳膊把Adrian压在了他

那辆新买的黑色Golf的发动机盖上。在所有人惊恐的目光中,Adrian

被拷上手拷带

  走了。后来我知道了他们抓Adrian的原因。他当时看到警察后一慌,

就随手把车钥匙扔在了地上。以为这样一来就死无对证,结果他的举动被两个警

  看到,反而把他们激怒。我和那爱尔兰小鬼后来都很感激Adrian,如

果不是他" 牺牲" 了自己,我俩也都跑不了。后来我在另外一个酒店工作,开

  IntegraType- R酒驾到底也被抓住了,之后才彻底改了这个坏

习惯。

  Adrian被带走后,大伙垂头丧气的进了朋友的家,可哪儿还有什么心

思Party?我在那群人里和他关系最好,进去了没五分钟就对大伙儿说我先

  家了。当时Lucy马上起身我说" CanIcomewithya?" 我

俩都住Douglas,送她回家也是顺路。

  路上根本没问她要不要去我家,我就直接奔我家里去了。这一晚玩的扫兴的

很,我也想在她身上泻泻火。下了车上我把她领进了我的卧室后就去冲

  了个澡,等我回到我房间的时候就看见扔了一地的她的Bra和knick

ers。Lucy很自觉的脱了个干净钻到我被窝里,面对墙躺下了。

  说到这赞一下咱们的女同胞,中国女性的干净和整洁是大多数鬼妹没法相比

的。有过和鬼妹同居经验的肯定都有同感,她们通常是餐具在洗碗池里

  供几天都不动一下,什么时候干净的餐具用光了,才无可奈何的从池里捞出

需要用的洗一下。衣服鞋子,包括内衣裤更是像动物界里雄性动物撒尿占底

  盘般,满世界扔。最让我受不了的就是她们把抹布和衣服一起洗。有一次和

我一起住的Margaret见我要洗衣服,随手就把一条油腻腻的抹布扔到了

我一

  堆HugoBoss和RalphLaren中间。气得我暴跳如雷的把她

骂了个狗血喷头,她还觉得挺委屈觉得自己没做错什么。

  再说Lucy面对墙的躺下装睡让我觉得好笑,你都脱光躺我床上了还装个

屁。我把被一掀就躺在了她身边。从她身后把她搂住了,开始把玩起她的胸

  部。还不到20岁,她的胸摸起来就有软软,有如水袋般的感觉了,鬼妹啊

……当我手滑到她阴户,手指准备进入的时候,她终于发出了呻吟声。用一只

  胳膊向后勾住我的头,一边抬起右腿勾住了我的腰。我轻轻的咬住了她的耳

朵,并有意的把带着酒气的呼吸重重的喷在她的脖子上,她当时就受不了了

  。在她抓住我的小弟弟往她身体里送之前,我随手从床头柜里拿出了一个小

雨伞给它穿上了。

  我俩那晚就用了一个姿势。她把头埋在自己左胳膊里,右手紧紧的抓住了墙

上的暖气片。一边声嘶力竭的呻吟,一边又用力向后弓着腰,挺着臀部

  着迎接着我一次又一次的冲击。对她,我没有一丝爱怜,她不是我爱的女人,

只是我的工具。我抓住她的头发,用力捏着她腰,死命的用力抽插直到把

  万千子孙射在了DurexSensation里面……,谁说没有爱的性

不会带来快感?第二天早上起来我连第二次的兴趣都没有就送她回了家,从进我

家门到第

  二天起来穿上衣服出门她也没说洗个澡,这个肮脏的鬼妹……

  像这种ONS经历了很多,但比较刺激的是有一次我和一个在酒店住的客人

上了床。

  她的名字我已经忘记了,因为是美国籍爱尔兰人我就叫她Yankee。她

是从美国回来参加她表姐婚礼的。那晚我在酒吧上班,她和一大群鬼妹,胸前都

  挂着一个" HenParty" 的胸章,围在一个胸前挂" L" 牌的准新娘

旁边。每个人都很年轻漂亮,只是都趁着点酒劲比较放肆,毫无顾及的放声大笑,

在酒吧

  非常引人注目。

  我当然是像平常一样和她们聊侃,调情。开场白很简单:" Well,la

dies,howarewedoing?Havingagoodnight?

Congrats!Who' s

  theluckyguy?" (怎么样,女士们,你们好吗,玩的开心吗?

恭喜你了,谁是哪个幸运的小子?)她们马上像群麻雀似的叽叽喳喳的和我聊了

起来

  ,看的旁边的男客人直眼红,恨不的把我的工作服扒下来套身上。其实鬼妹

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比我们很多女同胞好泡的多。

  聊来聊去当然就开始夹杂着几个小黄段子了,有个人就问起来我有没有女朋

友,我当然说没有。Yankee马上说" I' msortedso,alwa

yswanna

  shagaChinamanseewhattheylikeinbed!

" (那我的问题解决了,总想干个中国佬,看看他们在床上什么样?)我毫不客

气的直视着她说:

  " Thereyougo,here' syourchancenow。"

(好了,你的机会来了)。准新娘怪声怪调的尖叫起来:" Ohmygod,I

thinktheyare

  flirting!" (我的天哪,我想他们俩这是在调情呢!)其他人也

都跟着起起哄来。

  下班之前我到她们的桌子前跟她们到个别,Yankee说: "Micha

elareyoufinished?WouldIwalkyoutothe

carpark?" (Michael你

  结束啦,要不我送你到停车场啊?)我当时就知道她是囊中之物了。

  在员工停车场里我们接了吻,并交换了电话号码。两天后,我下班了之后把

拉她回家,干了她三次。她不光喜欢深喉,还挺讲究情趣,来的时候居

  然拿了瓶香滨酒和两个香滨酒杯。后来有一次我和我的女朋友Mairea

d在一家餐厅吃饭的时候看到了她。我和Mairead吃完了往外走,看到她

和一桌人坐

  在一起吃饭,看模样应该是她的家人。我俩当时心知肚明的交换了下眼神,

点头微笑了一下,之后就在也没见过面。

猜你喜欢

丰满学姐的进化史

丰满学姐的进化史

2020-05-11

猛烈撞击学姐的丰臀 她的淫叫声充斥我满耳

猛烈撞击学姐的丰臀 她的淫叫声充斥我满耳

2020-05-11

改编神雕新传奇外加续篇

改编神雕新传奇外加续篇

2020-05-11

极品家丁绿帽改编版(徐芷晴篇)

极品家丁绿帽改编版(徐芷晴篇)

2020-05-11

虐待派对

虐待派对

2020-05-11